庄泽峰:叶问之后,谁还能承载中国孩子们的功夫梦?

前段时间看过《叶问4》,这可能是甄子丹最后一次出演叶问,电影处处渲染的是一种父亲的温情,虽有打戏,但总感觉打得不痛快。

今晚跟孩子一起看《叶问3》,我在看的过程,内心在为电影中的各种对打场景称赞,从电梯打到楼梯,从泰拳打到拳击,最后还以师出同门的咏春对咏春再战一场,可以说电影里的各种打戏设计,都非常精彩。

此处顺便说到《叶问2》和《叶问1》,第一部是叶问系列的经典之作,但电影渲染的民族情绪,无疑是从李小龙的陈真、李连杰的黄飞鸿以及精武门霍元甲等“民族英雄”的时代大背景延伸而来,恰巧他们三个人都出演过陈真。

到第三部,一个“真实”的叶问,一个真正属于甄子丹的“叶问”,才算被打造出来。看甄子丹出演的叶问,我满屏都在欣赏,他表现出一代宗师所具备的民族气节。

这种从人物形象散发出来的功夫气息,我们80后这代人较为熟悉,小时候我们在露天电影里看到就是男儿当自强的黄飞鸿,那是李连杰出演的黄飞鸿,当时是黄飞鸿佛山无影脚,现在是叶问咏春拳,一拳一脚,成为许多男孩子心目中最厉害的“功夫”。

我小时候就被电影里各种厉害的“功夫”吸引,就好像周星驰《功夫》里那个留着鼻涕的小屁孩,梦想着学会如来神掌,然后惩奸除恶,匡扶正义。

我儿时不单是想想而已,还真学了点三脚猫功夫,这些功夫有的是从《武林》杂志自学,有的是从同学学来,还有的是我爸传授,当然我爸也是在年轻时乱七八糟学到一点功夫,看我对练武如此感兴趣,或误以为我就是那个万里挑一的练武奇才,所以才将他毕生所学教授于我,可能就那么两三招摆架势的功夫。

这功夫我练到初中就不练了,那时我发现自己有可能是下一个梵高,因为我会画出一两个卡通人物,特别是画《七龙珠》里的悟空,所以我开始对画画感兴趣,练武的事情自然渐渐被我淡忘了。

现在看过甄子丹的叶问,我儿子对功夫这种玩意儿也很向往,动不动就往我身上打几拳,还问我“厉不厉害?”,有时被他突如其来的揍一拳或踢一脚,真的防不胜防,也被打得真是痛。

对此,我不得不施展自己当年的三脚猫功夫,先把儿子揍一顿,让他见识见识老子可是有点真功夫的人,然后再教他练习一些基本功。我告诉他,爸爸以前练过功夫,但这玩意儿只能拿来健身,不能用于实战,别人打架时,可没有像电影里那样摆架势,直接就是开打。

事实如此,很多业余学功夫的人,往往功夫学不到家,他们的功夫在实战中压根派不上场,这就是所谓的“花拳绣腿”,真正厉害的人,要么基本功练得过硬,要么便是整天跟人打架打出来真功夫。

从黄飞鸿到叶问,如果这种功夫大侠的形象不是由李连杰和甄子丹出演,他们的形象或不能深得人心,要知道李连杰和甄子丹是有真功夫的人,最起码他们的功夫底子练得特别深特别扎实,所以我们在银幕里看到他们打出来的一招一式都显得特别稳当。

今晚看完《叶问3》,我不禁感叹:吴京都拍《战狼》去了。在李小龙、李连杰、甄子丹之后,或许最能扛起中国功夫在银屏里继续发光的人,就是吴京!然而,吴京现在银屏里奠定的形象是特种兵“战狼”。因此,我才有此感慨!

中国功夫源远流长,没有金庸笔下的各种神功和各大门派,也没有马云神往的风清扬,以及令狐冲的“独孤九剑”,更没有周星驰《功夫》里的如来神掌,但中国功夫确实存在,用它来健身绰绰有余,用它来防身也能派得上场,而用它来拯救中华民族,也只能将中国功夫继续搬进银屏里,用它来干掉好莱坞电影的美国队长。

功夫,对于中国的孩子们就是一个梦,有梦想是好事!只是我不知道,将来的功夫电影里,还有谁能打出真实的功夫?

峰传.庄泽峰
公众号:峰传 头条号:峰同学家